首頁 >> 兩性養生

性:男人永遠的困惑?

兩性養生  2019年12月02日  瀏覽:61 次

fuelosophy價格,具敏智,優美散文集

性:男人永遠的困惑

性:男人永遠的困惑?

人的性欲,幾乎是無限的;而滿足性欲的能力,又是十分有限的。比較之下,這兩者間的差異和距離,男人更大于女人。

從前皇帝在后宮里養了數千女人,供眼下享用與留著將來享用,這最夸張地表達了男人的愿望;而歷來女皇,則至多也不過養著幾個乃至幾十個面首而已,除去社會倫理的制約以外,這也多少標示了女人的愿望。如果講到行為能力,則顯然優勢在女人一邊,最新的記錄是一個新加坡女人在美國創造的,她在10小時內與251個男人性交,并把過程用錄像機拍攝下來,剪輯成一部電影。

這是任何男人都只能望塵莫及的。

對性的無窮欲望,已造就了一種產業,門類豐富,從催情用的某類片子、增加性行為時間與樂趣的藥物以及提供性對象的隱形部門,像發廊與桑拿浴室,盡管許多活動都在地下進行,為法律所不容,卻增長迅猛,主要是用來為某些男人服務的。

那個新加坡女人說,她想試一試性的極限,這也是許多男人想做的事情,盡管能力有限。對不少男人來說,性是生活中最高的享受,他們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,就是在女人肚皮上。所有其他努力,都是為了這個。與此形成反襯的是,中國40歲以上的男人,將近一半有陽痿或早泄,即某種程度上的性障礙。這就使他們在具有幸福的可能時已喪失了能力。

老話講及時行樂,大概就是有感于此而發吧。

老了,連做愛也做不成了,縱然擁有再多的財富、再高的地位,又有什么意思?所以性活動年齡,在全世界都有提早的趨勢,而古代中國人是主張早婚的,十三四歲就成家了。在應付生活上,顯然經驗與本領都不足,要吃力些,但做愛能力,那一陣子卻是最強的。

導致中國封建社會的超穩定性,除其他因素之外,較少性壓抑,也是一個重要因素。

有個搞音樂的朋友,一次談起現在年輕人對聲色的放縱,他不無感慨地說,當自己年輕而富于性的驅力與能力時,面臨的年代不同,不得不加以節制,以至錯過了人生中可能是最美好的時光,而當自己已能沉溺此道時,已經不具有那種強烈的沖動了,說時,他帶著深深的遺憾。

前幾年有一種說法,叫彌補文化大革命的損失,這是一代覺得無端失落了青春的中年人,試圖以縱欲來重現往日光彩的。當然這只能是強弩之末,即使如何放蕩,也終究是另一種滋味了。

事實上尤其是男人的性驅力,是隨著年齡逐漸減弱的,漸漸地他已不再那么強烈地渴望縱欲,而只是喜歡那一份異性的溫存了。環繞在《廊橋遺夢》里的便是那樣一種氛圍,雖然也還有肉欲的成分在里面,比較之下,女人歷來在愛情中加入更多的夢幻,而較少對性本身的關注。

我說這些,是因為感到了自己在中年以后某種心境的平和,而那顯然與性驅力的減弱有關,這使注意力能夠更多地集中在比如寫作上,是有助于事業成功的;但同時也令生活本身變得單調乏味。歸根結底,人生中多數快樂乃至最大的快樂都與性有涉,而只有在喪失這種快樂的可能之后,人才能完全沉溺到譬如思想的游戲中,哲人和政治家都以老年為高明,原因或許便在這里。雖然老人也有放縱的,但這終究更近于偶一為之,而他花費在那上面的時間總要比年輕人少了。

事實上人的能力是有限的,這種能力或以性沖動表現出來,或以其他方式得以釋放。因此一些人常常是禁欲主義者。

性既是人最迷戀,又是最恐懼的事兒,因為它足以把人耗盡了。對一些動物來說,性的狂歡意味著生命的終結,而多數動物都把性事限制在極其有限的范圍里,此外的歲月,性趣是與生活無干的。只有人可以一年四季有性欲,也可以長久地耽溺于性事??磥磉@像是上帝賦予人的特權,其實卻是一處最大的陷阱,就像伊甸園里的蘋果和蛇。不管是誰,一旦在此道上不能自拔,末日就到了,過去不可一世的皇帝,便有很多因縱欲而斃命的。

一部《金瓶梅》從某個層面上來講,說的就是這個意思。

所以即使有可能, 在下意識的沖動之外,常常還有一種更本能的猶疑,這種東西我們過去更多地把它看成是現實社會或道德的考慮,其實有著更深的意味。

如看中國古代的房室雜著,被稱作“好女”的,一概是性欲比較淡薄之族,大概原因也就在這里。道家的導引之術,雖然以“性”來養身,但在擇女以及度的把握上卻是十分謹慎的。

男人知道自己的弱勢,雖然在社會生活另外一些方面,他們至今占據統治地位。最極端的非洲男人,于是用割禮來對付女人,使女人在做這事兒時難得快樂甚至痛苦不堪,也就不再去尋歡。亞洲男人用的是禮教,這可以算心靈與思想的割禮,讓女人無須手術就壓抑了自己的性欲,比較之下似乎是更高明的辦法。

其實,亞洲與非洲男人何嘗不喜歡“淫蕩”的女人?

但他們的確害怕這種近于無限的性能力。所以在中國的房中書里,稱做愛對象為“敵人”,而所謂房中術,主要就是研究如何保持“久堅不泄”?,F在有一種“VCD”,一個朋友對我說,別人告訴他,千萬不能讓老婆看這種片子,因為在此類片子中,男人都有特別持久的戰斗力,一旦叫女人知道仗可以有如此打法,恐怕夫妻恩愛就難以維系了。

人生最大的快樂大抵在神性或獸性這兩極。上帝造世,佛陀悟道,基督上十字架,這都是神的快樂,凡人所能享有的多數更近于獸,譬如食與性。飲食一道,隨文明發展似乎越來越精致,也并沒有形成更多的禁忌。性事卻不然,文明讓人穿上衣服的同時,亦造就了一套一套的規矩,這使一個現代人在此道上很難如他的祖先那樣盡情任性,而性的快樂之極致正在于此,價值便也在這里。

當人脫掉“坦誠相見”的同時,一些禁忌也隨之丟掉了。正是那種“獸”的行為帶給人一種身體與精神的解放,使為禮法束縛的人得以重獲自由。這種快樂,為文明習染的溫文爾雅的君子在此之前是從未想過的。它無疑能提高人的性生活質量,而這對人其他方面發展之潛在影響,是不可忽視的。當然以弗氏理論,現實的滿足如果沒有阻遏,藝術的創造力顯然會大減,但多數人來到這世界上并不是為了當藝術家的。

上世紀中葉以來,至少在西方,性愛逐漸贏得了幾乎是至高無上的地位,不止消解了傳統的愛情,甚至消解了正常的男女性活動。人們試圖從性愛中榨取過去只有上帝才能給我們的一切,譬如人生的意義及歡樂,那種永不知足的貪婪勁兒簡直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。但人的欲望可以是無限的,實現欲望的能力卻是有限的,尤其性能力,這大概也就是除了性刺激一無價值的某種片子興盛不衰的原因吧?既然自己無法窮盡這種欲望,只好藉助他人來做夢。而這類片子中間演員的展示之坦誠與自信,似乎正透露出銀幕外面一種普遍的價值觀。

從前的娼妓,單位時間里只能把自己出賣給有限的顧客,現在靠了科學技術的進步,對象幾乎可以是無限的了。對性能力的自豪,大概是人類最本能的自豪,眼下這個行當差不多仍處于地下,至少一流影星,尚不屑于此;也許過不了多久,就像眼下女性對時裝模特兒的癡迷一樣,脫星會成為一些人眾相爭逐的行當罷?除去對身材一類體形的外在要求外,它還需要能力上有出類拔萃處。作荒唐點的預測,會不會不久基尼斯世界記錄就發布有關的數據呢?從人類一味放縱的趨勢看,也未必不可能。

前些日子從報上看到一則消息,講外國一對有名的脫星,彼此之間從來沒有性生活,因為他們要把有限的資源都用到工作上去,并且變金錢。性已經成為這樣的東西,真正作到了與感情分離。那么這樣的婚姻還能算婚姻嗎?至少與傳統的意義已經沒有什么關系了

友情鏈接
滴滴赚钱吗知乎 北京快乐彩8开奖结果 五粮液股票行情走势图 北京快三玩法中奖介绍 辽宁快乐12一定牛任意选走势图表 中国体彩环岛赛怎下载 p62每期开奖结果 棋牌彩票一体的游戏 股票融资的类型 快3彩票软件苹果版 幸运农场有什么规律